美食资讯

山东凤祥的社保缴纳人数为708人,山东凤祥

25 2月 , 2020  

撰写 | 陆小小

原标题:山东凤祥超九成员工未缴纳社保
连续三年负债率超100%被指上市圈钱还债

2015年,凤祥股份开始向深加工鸡肉制品转型。但这一策略前期投入较大,很难短期内改变凤祥股份毛利率低的局面,报告期内其毛利率均未突破10%

2018年海底捞赴港IPO前,曾突击为员工补交社保。

作为国内最大的肉鸡出口商,山东凤祥有限公司(下称“山东凤祥”)打算带着巨额债务赴港上市。

《投资时报》研究员 罗艺

对2015-2017年员工的社保及住房公积金的欠缴金额,分别作出补缴2360万元、3620万元及2820万元,共计8800万元。海底捞解释称,之前未缴纳的原因有三方面,一是大量的劳动力和相对较高的流动性;二是缺乏经验的人力资源人员对相关法律法规并无完全理解;三是许多员工不愿缴纳。

近日,山东凤祥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招股书,招股书显示,近两年,受非市场行情影响,鸡肉市场的发展一路高开,尤其是今年上半年,山东凤祥的业绩出现超14倍的高速增长。

中国第二大全面一体化白羽肉鸡生产商山东凤祥股份有限公司挑选了一个看起来很好的时机来冲击上市。

今年,山东凤祥有限公司赴港IPO,同样面临员工未悉数缴纳社保的情况。

不过,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业绩狂奔背后的忧患也不容小觑,2016年以来,山东凤祥多次依靠借款维持业务运营,造成连续3年资不抵债、负债率飙升。

2019年,因非洲猪瘟引发中国猪肉短缺,鸡肉作为猪肉的补充蛋白迎来量价齐升的窗口期。凤祥股份也带着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大幅增长的业绩,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登陆H股。

山东凤祥的招股书显示,截至最后可行日期,公司共拥有8381名雇员,其中两名在日本,其余8379名员工均在国内。而我们发现,天眼查显示,山东凤祥的社保缴纳人数为708人,以此计算,山东凤祥仅有8.45%的员工缴纳了社保。

在此情况下,山东凤祥仍在广告营销上大笔投入,力推B2C业务模式。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研发开支均不及销售总成本的1%,但巨额投入带来的却是B2C模式每年不足5%的营收增速。

自1994年涉足白羽鸡养殖以来,一直以生鸡肉制品为主要产品的凤祥股份于2015年开始向深加工鸡肉制品转型。但这一策略前期投入较大,很难短期内改变凤祥股份毛利率低的局面,2016年至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其毛利率分别为2.9%、1.5%、5.6%和8.7%。

根据招股书,2016-2018年,社会保险金、住房公积金供款差额别约为2890万元、2670万元,2960万元。2019年上半年欠款约为780万元。山东凤祥把未缴纳原因主要归为:一是外来务工人员具有较高的流动性,且声明已在家乡缴纳社会保险金;二是部分僱员拒绝缴纳社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

同时,长江商报记者还发现,截至最后可行日期,山东凤祥在国内共拥有8379名员工,而天眼查显示,公司仅708名员工缴纳社保,不及员工总数的十分之一。

此外,该公司第二代管理人刘志光看好终端消费者市场,并全力进军,虽该业务一直处于上升趋势,但截至2019年上半年,在整体营业收入中占据比重仅4.1%。

原因虽跟海底捞大同小异,但最终的处理却与海底捞大相径庭。

依赖的单一客户需每年续约

可以看到,试图用一个完全新的商业模型来替代此前周期性强的业务并非易事。在竞争者众的情况下,如何快速顺应甚至培育消费者口味,如何筹集打造品牌所需的大量资金,都是摆在凤祥股份面前的难题。

山东凤祥认识到,社保不合规可能会招致相关部门的处罚,导致大量开支,对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或会产生重大不利影响。也已采取补救措施以整改不合规事件。但由于相关部门发出确认函,表示山东凤祥并未违反劳动保障、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等方面的法律法规,以及控股股东作出承诺,若因不合规事件而产生罚款及处罚,就将作出弥偿。

资料显示,山东凤祥成立于2010年,是中国最大的肉鸡生产加工出口企业之一,主要从事饲料加工、种禽繁育、肉鸡饲养、屠宰分割及禽肉熟制品的生产加工。

生鸡肉制品毛利偏低,负债率高企

不过,作为国内最大的肉鸡出口商,山东凤祥赴港IPO,在鸡肉价格一路高歌猛进的背景下,除了员工社保不合规外,三年负债100%、净利润过山车、大客户不稳等方面,也都成为了外界关注的焦点。

据福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就2018年而言,山东凤祥是中国第二大全面一体化白羽肉鸡生产商,市场份额占中国总产量的3%,而同期我国前五名肉鸡生产商的市场份额累计为19.5%。就2018年出口收入和出口数量而言,山东凤祥分别以8.6%和10.4%的市场份额,成为中国最大的全面一体化白羽肉鸡出口商。

1994年,新凤祥集团的第一代创始人刘学景在山东聊城阳谷开始白羽鸡养殖业务,而后扩展至饲料厂、商品鸡场和宰杀冷藏厂。招股书显示,就2018年商品肉鸡产量而言,凤祥股份已成为中国第二大全面一体化白羽肉鸡生产商,市场份额为3.0%。

净利润过山车,三年资不抵债

除生鸡肉制品之外,山东凤祥同时还生产深加工鸡肉制品,并通过B2B和B2C的模式进行销售,避免了公司产品过于单一的风险。同时,出口额的不断扩大也保证了公司多元化的客户群体。

而在出口生白羽肉鸡制品及深加工白羽肉鸡制品领域,该公司亦是中国最大的全面一体化白羽鸡肉出口商。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8年,山东凤祥已成为中国第二大全面一体化白羽肉鸡生产商,市场份额占比为3%。同年,以出口收入和出口量来计算,是中国最大的全面一体化白羽鸡肉生产商,分别占据着8.6%和10.4%的市场份额。

不过,在出口额扩张至行业龙头、销售模式不断跟进的背后,却是公司上窜下跳的综合毛利率。

经过20余年的发展,凤祥股份随禽养殖行业的周期性起起伏伏。这两年鸡肉市场的回暖在凤祥股份的业绩上得到体现。报告期内,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实现23.54亿元、24.34亿元、31.97亿元和16.81亿元。其中,2019年上半年相比于2018年上半年的13.75亿元增长22.25%。

主要的出口客户包括日本、欧盟、马来西亚、韩国、蒙古、新加坡的食品加工商、食品贸易商、快餐连锁店运营商。国内销售产生的收入占比约为70%,海外销售产生的收入占比约为30%。目前拥有22个种鸡场、3个孵化场、45个肉鸡场,8个屠宰加工厂、2个饲料加工厂和1个有机肥料厂。

受非洲猪瘟等影响,鸡肉成为当前消费者主要的肉类消耗品,因此,山东凤祥的业绩今年开始突飞猛进。数据显示,2018年和2019上半年,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37亿元和3.4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68.19%和1462.40%。

同期,生鸡肉制品贡献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2.4%、54.7%、53.8%及43.5%,深加工鸡肉制品收入分别约占总收入的26.7%、37.4%、37.0%及39.2%。

从营收来看,2016至2018年其收入分别为23.54亿元、24.34亿元、31.9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6.5%。截至2019年前六个月,其收入为16.81亿元,同比增长22.25%。与此同时,净利润分别为1.20亿元、3711.9万元、1.37亿元。2019年上半年升至3.41亿元。

不过,山东凤祥的业绩表现并不稳定,招股书显示,2016年和2017年其净利润分别是1.20亿元、3711.90万元,在2017年出现了大幅下滑。

但从毛利率来看,报告期内,凤祥股份综合毛利率与行业相比较低。2016年、2017年,受禽流感影响、团餐减少及其它因素,白羽鸡肉行业受到影响,行业整体利润较低。凤祥股份在2016年和2017年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9%、1.5%,与行业龙头圣农发展(行情002299,诊股)2017年综合毛利率9.6%相比,仍有不少距离。

以上数据显示,山东凤祥在营收和净利润方面均有着不错的表现。但数据的另一面,却是上蹿下跳的净利润和超高的负债率。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剔除2019年,最近几年,山东凤祥的毛利率波动较大。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山东凤祥整体的毛利率分别是2.9%、1.5%、5.6%。

2018年下半年8月非洲猪瘟开始在中国蔓延,鸡肉作为蛋白替代品,在价格和消费量上快速上升,凤祥股份2018年毛利上升至5.6%,但同期圣农发展毛利率达31.21%。

2017年营收24.34亿元,但净利润却只有3710万元,到了2019年上半年,营收16.81亿元,净利润却达到了3.4亿元。2018年营收31.97亿元,净利润1.37亿元,但上半年却亏损2496万元。

此外,长江商报记者还发现,山东凤祥对第一大客户比较依赖。公告显示,截至最后可行日期,山东凤祥在国内拥有1600余名客户,麦当劳、肯德基、沃尔玛等均位列其中。但2016年以来,公司来自单一最大客户的营收在同其总营收中分别占比19.1%、20.6%、16.8%和15.8%,在前五名客户的总营收占比中也多次超过一半。而山东凤祥表示,公司与国内客户签订的合约期限最长时间为一年。因此,若最大客户流失,对公司营收将产生不小的打击。

从净利率来看,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凤祥股份净利润分别为5.1%、1.5%、4.3%和20.3%。同期,圣农发展净利率分别为8.18%、2.62%、13.43%和26.5%。

波动幅度如此大,让净利润犹如坐“过山车”一般。根据招股书,山东凤祥把2018年上半年2500万的亏损,主要归结于同期毛利率的大幅减少。而2019年上半年业绩的上涨,主要原因在于受非洲猪瘟的影响,作为猪肉主要替代品的鸡肉及鸡肉制品需求量大涨。

连续三年负债率超100%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该公司资产负债率连续三年超过100%,2016年至2018年,其资产负债率分别达到111%、127.9%、104.2%,至2019年上半年略降至90.9%。

图片来源:招股书

除毛利率不稳定外,山东凤祥此次IPO最引发热议的就是公司的负债情况。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凤祥食品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11.0%、127.9%、104.2%、90.9%。此前3年均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今年上半年虽然有所缓解,资产负债率仍然很高。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借款总额分别为13.39亿元、16.76亿元、14.19亿元和15.56亿元,其中,超过95%的借款为短期银行借款。以2019年上半年的借款总额15.56亿元为例,同期货币资金储备为4.39亿元,借款额为资金储备的3倍多。

除利润增长波动较大外,高负债率同样是山东凤祥IPO引发热议的焦点。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山东凤祥资本负债比率分别为111.0%、127.9%、104.2%,连续三年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2019年上半年稍有好转,但负债率仍高达90.9%。这其中,流动负债净额分别达到6.45亿元、10.09亿元、8.66亿元、5.93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山东凤祥资产负债率偏高的原因是流动负债中的借款占比较高。公司在产能扩张和业务运营上依赖债务融资,因此产生了大量借款。同期,借款分别占同期流动负债总额的约71.5%、76.9%、63.7%及68.1%。因此,山东凤祥此次上市,被直指急于融资还钱。

而观察其同业公司圣农发展,可以看到2018年年末,圣农发展资产负债率为44.78%,2019年上半年为41.34%。

图片来源:招股书

在连续多年资不抵债的情况下,山东凤祥为了B2C业务模式的推广,仍在营销上大笔投入。

数额巨大的借款资金让凤祥股份面临了较重的财务负担。2019年上半年,凤祥股份的融资成本达4760万元,与2018年上半年的3330万元相比,增加了42.9%。

造成如此高负债率的主要原因是数额庞大的借款。截止2019年6月底,公司合计借款16.06亿元。其中,1年内需要偿还的借款主要有银行贷款9.83亿元、其他金融机构贷款1.98亿元、其他金融机构贷款3.74亿元,合计高达15.55亿元。而同期,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4.91亿元,现有资金难以覆盖短期债务。

数据显示,山东凤祥同期的广告推广开支分别为2480万元、840万元、2100万元、1300万元,分别占销售总成本的1.1%、0.4%、0.7%和0.8%。而同期,公司的研发开支为620万元、830万元、1350万元和790万元,这意味着公司的研发开支近4年来都不及销售总成本的1%。

终端消费业务增速缓慢

图片来源:招股书

然而,山东凤祥B2C模式的营收增长并不明显,同期一直保持2.0%、2.0%、3.3%及4.1%的个位数增速。

凤祥股份现任董事长刘志光于2009年开始担任新凤祥集团总裁,当年他仅29岁。此前,刘志光一直将主要精力放在其父刘学景第二次创业的祥光铜业项目上。

大红鹰官网 ,巨额的借款资金给山东凤祥带来了沉重的财务负担。招股书资料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公司融资成本分别为7228万元、7367万元和9700万元,借款利息支出平均在融资成本的78%以上。2019年上半年的融资成本为4764万元,比2018年上半年的3334万元增加了42.9%。

此外,据山东凤祥的招股书显示,截至最后可行日期,公司共拥有8381名雇员,其中两名在日本,其余8379名员工均在国内,其中生产人员7505人,占比超过9成。

这位毕业于剑桥大学企业管理专业的企二代,在2015年前后全面接管新凤祥集团的业务,也投入了更多心力在凤祥食品上。可以说,他是C端和新零售市场的坚定拥护者。

图片来源:招股书

而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天眼查显示,山东凤祥的社保缴纳人数为708人,以此计算,山东凤祥仅有8.45%的员工缴纳了社保。

刘志光曾对外提到,作为白羽鸡供应商,凤祥股份在向零售商角色转换的过程中受到了集团内部的阻力。但最终,其还是以多个理由说服了凤祥老一代。这其中,应该包括招股书中提到的,终端销售市场对于品牌的提升会进而促进B端的生意。

超高负债率,沉重的财务负担,让山东凤祥此次赴港IPO背上了“上市圈钱”的质疑。而招股书也显示,此次融资除了用于完善销售渠道进行品牌开发和渗透、对家禽业方面进行战略投资和收购的计划,还将用于对现有借款的偿还。

另一方面,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山东凤祥整体的工厂产能利用率都比较高。以今年上半年为例,公司现有的种鸡场、孵化场、肉鸡场的产能利用率分别是88.9%、87.4%和88.4%,除肉鸡场的产能稍降3%之外,种鸡场和孵化场的产能均有所提高。

但TO C与TO
B是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占领终端市场是新消费时代每一个消费类企业的理想,但实践起来并不容易。公开资料显示,凤祥股份自2015年开始打造自己的零售品牌凤祥食品及优形,主要通过中国境内线上及线下销售平台来销售上述品牌的产品。

行业压力竞争大,大客户不稳固

线下主要通过与便利店合作,线上则主要通过在主流的线上平台自建官方旗舰店铺。报告期内,该公司B2C模式分别实现4650.9万元、4860.8万元、1.06亿元和7018.6万元收入,占当期营业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2%、3.3%和4.1%。

当前,我国白羽肉鸡行业发展迅猛,正以年均5%-6%的速度持续增长,但还远没有到达产业规模的天花板。我国肉类总消费超出美国2倍多,鸡肉总产量仅次于美国,但人均鸡肉消费仅为美国的25%,这无疑给整个鸡肉消费市场提供了充足的发展空间。

其中,线上销售增长较快,依托便利店的线下模式则增长乏力。报告期内,线上销售占总营收比分别为0.3%、0.5%、2.3%和2.4%,而线下销售占营收比分别为1.7%、1.5%、1.0%和1.7%。

与此同时,白羽鸡行业的市场竞争也较为激烈。公开资料显示,整个白羽鸡产业链,目前主要有4家上市公司,分别是圣农发展、益生股份、民和股份和仙坛股份。

布局C端无疑需要品牌投入做支撑。报告期内,凤祥股份广告推广费用分别达2480万元、840万元、2100万元和1300万元,占销售总成本的比重分别为1.1%、0.4%、0.7%和0.8%。而同业公司圣农发展2017年和2018年的广告推广费用分别为39.17万元和17.97万元。

圣农发展作为白羽鸡行业的龙头企业,目前产能5亿羽,长远规划扩张至10亿羽,是全国最大全产业链白羽肉鸡饲养加工企业。益生股份是中国最大祖代白羽肉种鸡养殖企业,目前年供祖代鸡大概在26万套左右,市场占比达35%。

刘志光在今年公司的一次内部会议上说,历史的潮流和机遇就摆在这里,我们看得到,竞争对手也看得到;我们在借势,竞争对手也在借势。甚至,还有更多有资源、有能力的巨头想要进入这条赛道。身处滚滚浪潮中,我们不进则退。

民和股份目前建立起集肉鸡养殖、屠宰加工、有机废弃物资源化开发利用为一体的产业链,年孵化商品代肉鸡苗3亿羽左右,商品代自养肉鸡年出栏3000多万只。仙坛股份是一家白羽鸡一体化生产商,2018年屠宰加工规模为1.17亿羽,今年8月和诸城市政府成立合资公司,项目总规模为年屠宰加工肉鸡1.2亿羽。

截至目前,包括正大集团、圣农发展、温氏食品在内的畜禽养殖企业均加入了新零售的赛道。

四家上市公司的存在,势必对山东凤祥的白羽鸡市场份额造成威胁,而事实上,山东凤祥自己的行业地位并不稳。从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的营收、净利润、负债率看,山东凤祥与四家上市公司除了在营收数据占优外,净利润、负债率则完全处于下风。而且以2019年上半年的数据看,山东凤祥的营收虽然仅次于圣农发展,但后面益生股份、民和股份和仙坛股份已经追得非常紧,几乎是一步之遥。

山东凤祥与四家上市公司数据对比,来源公开资料

而根据招股书列出的2018年中国前五大白羽肉鸡生产商的市场份额图表,同样可以看出类似的情况。山东凤祥虽占据3%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二,但与占据第一的9.4%市场份额相距悬殊,且与3、4、5名的市场份额相差很近,稍有不慎就可能跌出前五。

图片来源:招股书

更值警惕的是,山东凤祥的国内市场大客户并不稳固。山东凤祥曾在不同场合公开表示,自身是肯德基、麦当劳、沃尔玛等大型餐饮连锁集团的战略供应商,有着大客户的合作基础。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前五大客户贡献的收入约占总收入的35.8%、40.0%、37.7%及32.3%。其中,单一最大客户分别约占总收入的19.1%、20.6%、16.8%及15.8%。由数据可以看出,大客户带来的销售在总营收中占比较大。一旦合作意向有变,山东凤祥的营收和利润势必大受重大影响。

但事实上,关于这一点,山东凤祥并不能保证跟大客户的长期合作关系,尽管其与大客户合作关系大多超过15年,但彼此间并订立无长期合约,合约都是一年一签。在当下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下,如果有更合适的标的出现,大客户不排除抛弃山东凤祥而选择跟别家合作的可能性。

C端进展缓慢,研发能力不足

在出口、全球餐饮连锁巨头等现有B端业务的基础上,山东凤祥正在试图打造另一个增长引擎——C端业务。

早在2016年,山东凤祥就开始试水C端业务,而近两年明显加快了布局速度。2019年6月底,山东凤祥正式推出“XIAN”战略,并邀请跳水女皇吴敏霞作为其首位代言人,这也是中国肉鸡企业第一次启用明星代言人与消费者进行沟通。公司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刘志光称,“C端业务将成为公司最重要的增长引擎。”

公开资料显示,在渠道开拓上,凤祥线上在天猫、京东开设旗舰店,推出多款针对家庭消费的产品,与当前风头正劲的电商平台——盒马鲜生、每日优鲜和达令家等达成战略合作。其冷藏品类的主打产品——优形沙拉鸡胸肉已经联动全家、7-11、罗森、超级物种、盒马鲜生等全球领先的销售系统,覆盖超过10000家优质便利店。

凤翔部分C端商品,图片来源官网

业内人士认为,山东凤祥在C端的加速布局,不仅是对其自身品牌和品质的一次升级,更将进一步推动肉鸡市场的洗牌和整体行业的规范发展。

不过,山东凤祥在C端业务的寄予厚望和大力推广,导致其在连续多年资不抵债的情况下,仍不得不在营销上大笔投入。数据显示,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山东凤祥广告推广开支分别为2479万元、841万元、2089万元、1300万元,分别占销售总成本的1.1%、0.4%、0.7%和0.8%。

图片来源:招股书

而且从结果上来说,山东凤祥C端业务同期的营收增长并不明显,一直仅仅保持2.0%、2.0%、3.3%及4.1%的缓慢增速。

为了推广C端业务,山东凤祥在国内外设立了若干研发中心,但从本质上,仍然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企业。招股书显示,山东凤祥共有研发人员45名,仅占员工总数的0.5%。

据介绍,研发团队大多数成员接受过大专或以上教育,负责对饲料的组成及成份、饲养肉鸡的效率、控制传染病、鸡肉制品的生产过程及产品开发进行研究。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公司研发开支分别约为620万元、830万元、1350万元及790万元,分别占销售总成本的0.27%、0.35%,0.45%、0.51%,研发投入常年不足1%。

一直以来,中国白羽鸡行业就存在祖代鸡依赖国外进口且供应不足的情况。国家肉鸡产业技术体系产业经济岗位骨干成员、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辛翔飞表示:白羽肉鸡种源对外依存度过高,是当前国内肉鸡行业最为突出的短板。

祖代鸡依赖国外进口,导致国内企业高价引进种鸡,且种鸡质量参差不齐,存在以次充好的情况,甚至引进病鸡,导致企业蒙受巨大经济损失。山东凤祥在招股书风险因素里,也提到:“随着对鸡肉的需求日益增长及海外祖父母代种鸡苗的预期供应短缺,预计父母代种鸡苗的价格将在近期持续上涨。”

为此,早在2014年,农业部就下发《全国肉鸡遗传改良计划》,决心一定要打破我国白羽肉鸡种源完全依赖进口的局面。不过限于研发团队单薄、研发开支有限,山东凤祥即使作为国内第二大白羽肉鸡生产商,在攻克白羽肉鸡祖代鸡短板的问题上,仍有很大努力空间。

总结

2019年10月15日,中国昔日的“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从A股黯然退市。雏鹰农牧于2010年登陆A股,2018年爆发债务危机,巨亏38.64亿元。至2019年上半年营收4.65亿元,亏损15.18亿元,总资产194.94亿元,总负债185.2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5.04%。

2019年正是猪价飙升、“二师兄”重回风口之时,而“养猪第一股”死于猪肉的大牛市,这不是一个冷笑话,而是优胜劣汰的残酷现实。

与雏鹰农牧相比,养鸡大户山东凤祥同样背负着高企的资产负债率。不同的是,雏鹰农牧被资本市场抛弃,而山东凤祥则在寻求资本市场的认可,且选择了报告期内业绩最好的一个时间点。2019年上半年营收16.81亿元,同比增长22.25%,净利3.41亿元,同比扭亏,但是其负债率依旧高达90.9%。

由于种源、禽流感、饲料等因素,白羽鸡养殖业务极易受外部影响,肉鸡价格呈现出周期性波动。如何度过低谷,熬过注定会到来的寒冬,如何减轻债务负担,如何轻装与竞争对手搏杀,都是山东凤祥面临的重大问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